Please set up your API key!

希望之声澳洲生活台

Blog

 Breaking News

【六四27周年】专访罗宇: 镇压军令不全 邓杨签名赵未签

六月 04
14:27 2016

中共已故大将罗瑞卿的儿子罗宇

(希望之声记者梁路思採访报道)1989年6月4日凌晨,中共将军队、坦克开進北京天安门广场,镇压正在广场抗议学生,这就是震惊中外的八九六四事件。到了今年,事件歷经27周年,香港、及世界各地的华人团体依然每年都会举办悼念活动,坚持平反八九民运、追究屠城责任,结束一党专政、建设民主中国。

中共已故大将罗瑞卿的儿子罗宇,对六四事件、中共高层发号施令的内幕非常清楚,也在他写的《告别总参》的书中有所披露,本台这次特别请来罗宇先生,为我们亲自讲述27年前那段不为人知的歷史。

他表示,按照中共当时的86宪法,(六四镇压)的军令状需要三个人签名,包括军委主席邓小平、军委第一副主席赵紫阳、军委常务副主席杨尚昆。不过,六四镇压的军令虽由总参迟浩田安排撰写,但实际上是军令不全,38军军长徐勤先就是因为提出这样的质疑,被杨尚昆免职。下面请听报道:

问:罗先生,您好!我们知道你6月4日会去三藩市参与有关六四的论坛,您打算会谈些什么呢?

罗:没有,我没有什么准备,他们请我去,也没什么特别要我谈的?可能会和民众对话,民众会提出一些问题,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人家问什么我就答什么。

问:六四已歷经27年,您对当时中共高层在这件事上的安排、策划、拍板镇压的内幕最清楚,可不可以在这里简单的说一说?

罗;我刚才和你聊的剧本大纲,就是因为我有这段记忆,所以,我才把这段记忆写出来,这个已经是最详尽的了,就是我记忆中最详尽回忆。因为,(当年)我从巴黎回北京后,我最关心的就是(六四镇压)这个命令是怎么写的。因为,军队要调动,必须有一个作战命令,这个作战命令要总参、作战部起草,没有这个命令,军队不能调动。但是,那个时候宪法规定,实际上就是86宪法规定:军委命令必须要三个人签名,一个就是军委主席邓小平、军委第一副主席赵紫阳、再一个就是军委常务副主席杨尚昆。

你看我的剧本就看到了,这个军委命令写的过程,就是我回来以后, 我问了作战部的同事,他们和我讲的。这个命令写好后,一般的就是先拿给常务副主席签名,杨尚昆当时不签,就说先要送给邓签,说邓小平签名我就签,确实是这样,邓就签了,然后,杨尚昆就签了,但是,赵紫阳就没签。所以,这个军委命令,实际上就是军令不全。就是宪法规定3个人签,现在只有2个人签,这个军令是不成立的。这就是38军军长徐勤先拿到命令时,就说军令不全,38军军长说了两条,第一条是维护治安这个事是警察的事,不是军队的事,他说的话是有宪法支持。第二个,他就说军令不全,因为,宪法规定,3个人签字,现在只有2个人签字,结果,38军军长被杨尚昆免职了。
总参部迟浩田撰写命令 背后另有其人

问:那个时候写这个军令状是谁写的呢?

罗:这个就不好说了,因为,我回来以后,问了很多认识的人,作战部的朋友告诉我,这个就不好提人家的名字,他们肯定退休了。我从巴黎回到北京,(巴黎回到北京),六四我到巴黎,(多少年),89年,6月4日到巴黎,25日回来,3个星期21天。(那你刚好6月4日那天走的吗)是呀,(为什么,其实是偶然的?),是呀,这个我在书上写了,这就是几个月以前,我们那个时候出国就要这里批,那里批,然后要公司买机票,就是几个月以前已经安排了,谁知道六四呼出这个事。(当时出去是什么原因?航展,巴黎航展。)

问:其实到了今天,你觉得89六四镇压的事件,你认为罪魁祸手应该是谁?

罗:邓小平,杨尚昆、迟浩田。我在书上写了嘛,追究责任就只能追究这三个人的,其实有两个已经死了,我说具体开枪的那些人,你就不能去追究他们的责任,因为,他们也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你给他下了命令,那个命令写的是不惜一切代价,所以老百姓、具体的战士,没办法再追究责任,只能说下命令的人,把老百姓和战士搞到一起去的人,就只能是追究这些人承担责任,就是,邓小平、杨尚昆、和迟浩田。迟浩田负责具体安排指挥,起草命令。

问:我看见你剧本里写的,迟浩田命令总参部写作战命令,那这件事的背后是谁在指使他做呢?

罗:当然是杨尚昆啦,实际上指使他做这件事的实际上杨尚昆,但杨尚昆肯定是从邓小平那里得了令,然后再指挥迟浩田去写作战命令。你不是看到了吗,那个作战参谋说,我不能这么写,若不惜一切代价,就是要流血,我们都听了几次传达,就是邓小平,杨尚昆都说,肯定不流血,两个老帅也说不流血,所以这个是非常真实的故事。作战参谋说,要写不惜一切代价,那不就是要流血了吗,你们不是刚刚刚传达不流血吧,然后,迟浩田不就说了吗,那不流血是说给老白姓听的,刚刚杨副主任不是说了,这次可能要留一点血,实际上,他们早就准备了要流血( 那背后的始作俑者还是邓小平)当然是邓小平,杨尚昆啦,他们早就想到要流血。

问:其实这件事,除了您自己知道的一些事之外,还有没什么一些内幕,我外面不知道的消息,我们外面人士不知道的呢?

罗:我不是就写出来了吗!只是我不能提那些告诉我的那些人,因为,他们还在国内,你得尊重人家,人家还得吃饭。所以,我得承担所有的责任,我写出来的东西,我得承担所有的责任,我不能叫别人去承担责任了,那不行。(续)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报导


繁简转换

悉尼天气

giweather wordpress widg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