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set up your API key!

希望之声澳洲生活台

Blog

 Breaking News

【独家采访】《活摘 十年调查》悉尼首映 引华人关注

二月 23
00:22 2017

Image result for 活摘 十年调查

收听:


(希望之声电台明诗、李正行采访报道)

218下午,荣获“好莱坞国际独立纪录片——最佳外语纪录片奖和最佳导演奖的《活摘十年调查》在澳大利亚悉尼280号皮特街的米切尔剧院首次放映。这部与华人息息相关的记录片在华人社区当中引起强烈的反响。

(图:悉尼首映式现场)

影片以大量的篇幅展示了“追查国际”十年来对中国大陆的调查。调查范围包括与活摘器官有关的中国医生、中共媒体的报导、中国医院官网的报导,并收录了对中共法院、政法委、“610”办公室以及中国原国防部长和五名政治局常委的电话调查录音,用调查所获得的第一手证据,告诉人们在中国发生的大规模活摘器官的黑幕。

首映式当中,主办方请到了四位嘉宾,其中两位嘉宾通过远程连线,与现场观众进行互动,他们分别是该影片的导演兼制片人李军先生,李军先生是专业电视导演制片人并从事电视导演工作22年,曾经所执导的四部电视纪录片获得了中国电视艺术最高奖——中国电视金鹰奖。他的代表作有《远山的血脉》、《郑和下西洋》和《见证南京大屠杀》。

另一位连线嘉宾汪志远先生,是活摘十年调查的主要调查人员。他毕业于中国第四军医大学航空医学系,曾任航空军医和军医主任。长期从事航空医学保障工作。1995年就学于美国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心血管研究中心,并从事心血管的研究。2006年担任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主要调查员和发言人。

Image result for 汪志远

(图:汪志远)

另外两名亲临现场与观众进行互动的是哲学博士和中国问题学者凌晓辉先生,以及原首都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副教授,从事中国传统教育文化研究的李元华先生。

 

在《活摘十年调查》纪录片开始,片中引用了来自参与活摘器官医生家属的第一手证词:

“我和我的前任丈夫是在1999年至2004年之间在这家医院工作的,我的前夫曾经是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手术的一名的脑外科医生,我在这里替他跟你们道歉。我曾经听我前夫说过大多数的人都是身强力壮的,好多人还没有咽气,他们的器官就被摘除。被摘除后,有的人直接就丢在焚尸炉没有留下任何迹象。 我的丈夫曾经也提出过,不要做那种手术,但是那个时候他自己也身不由己。”

 

随后,汪志远先生简单讲述了他开始活摘调查的原因:

“当时我看了这个报道以后,我第一感到很震惊,说这个很严重,而且第二我还不完全相信。常理上来讲,常识上来说超出了我的常识,规模太大了,因为当时报道的是在苏家屯就关了6000多法轮功学员。AINNE这位女士的先生是医生,经他的手就摘了2000多名法轮功学员的角膜。当时我们这个追查国际的主要的成员聚在一起研究讨论,这个事情我们怎么办?大家共同认为,赶紧调查,先不带有观念,理解也好,不理解也好,不要去想象,就去调查,直接到一线去调查。”

 

调查伊始,让汪志远先生震惊的是,在医院的锅炉房中会焚烧尸体,他从来没有想到,医院的锅炉房可以焚烧尸体,这让他开始怀疑,活摘这件事情,有可能是真实的,并且展开进一步的调查:

“所以当天晚上就打通了苏家屯医院的电话,但是没有问到什么。后来我们就打到锅炉房那里,锅炉房的工人说,他们那里有焚烧尸体,数量还比较多,男的女的都有,而且他们还捡到了耳环首饰手表等。这就使得我们感到非常震惊,这里直接问到了锅炉房涉嫌焚尸灭迹,这就是一个大问题了。在我的印象中,从来没有听说过哪个医院有锅炉房来烧尸体,都是医院有太平间,停尸房,殡仪馆火葬场,把人拉到那里去烧,从来没有听说哪个医院的锅炉房会做这个事。所以这件事 就给我一个强烈的印象,这件事情有可能是真的,但是我们还不能完全确定。”

 

在纪录片中,2007年4月至5月,汪志远先生电话联系了提供器官移植的北京307解放军医院肾移植联系人陈强,证实了活摘器官供体的来源是法轮功学员。

汪志远:“他这个人就说的十分直截了当,我就问他,你怎么确定对方的法轮功身份?”

陈强:“到时候我们那个头会出资料给你,我跟你说白了我这里全部通了关系。”

汪志远:“据说当初法轮功大量上访,不报姓名、不报地址。”

陈强:“不报姓名用代号来管理。”

 

汪志远先生说,中国大陆从1999年以后器官移植数量呈爆炸性增长:

“中国大陆99年以后出现了一个器官移植业的爆炸性增长。有两个方面:第一就是医院的数量上来说。99年以前一共19家医院,99一年以后2005年就发展到了500多家,相当于20多倍的增长。从肝移植的数量上来说,99年之前,20年的累计数量只有135例,91年到98年这8年期间一共78例。可是99年以后呢,同样的8年,99年到06年,是多少呢,14085例,平均每年是1700多例。多大的数量啊,180多倍。什么叫爆炸性增长,这就是爆炸性增长。”

 

对于被活摘器官的供体,汪志远先生给出了以下数据:

“黄洁夫曾经公开讲过,肾移植的数量达5500到10000,他们公开称一年大概是10000例左右,就肝肾移植1万多例。这1万多例,如果说绝大多数用死囚器官,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为什么?一个,大家公认的,这个肝肾移植的配型几率、比率,6.5%。也就是说,一个人做肾移植或者肝移植,至少要在15个人的人群中才能有可能找到1个人。那么这1个人还有没有可能同意捐献,那么他还要死掉,生病死亡或者医院死亡,或者等等。因为死囚、死刑犯,处决死亡,那还遥遥无期啊。所以说,这个外国人啊,对于等待器官移植啊,比作什么呢,像摘天上的星星一样难。你想想看,这样的比例,如果说按照黄洁夫讲,一年是1万的话,那至少,你得要有随时取用的、可以杀的,10万多人,10几万人。”

 

以世界上器官移植业最发达的美国为例 汪先生针对等待器官供体的时间给予了说明:

“美国啊,有1.2亿的自愿捐献的人群,有发达的全国捐献系统,还有发达的全国的器官,还有发达的全国的网络系统。就这样,美国卫生部2007年报告,肝肾移植平均等待2-3年。我这里举个例子,就美国前副总统切尼,在2012年报导说,他为了做这个心脏移植手术,在互联网的排队啊,将近2年时间,才完成那个手术,等到了一个器官。你想想看,在美国一个副总统做一个器官移植要等待2年多。可是在中国,2-3周,1-2周,最快的4小时。当然我们根据这个事情啊,我们除了网络上、资料上的分析调查之外,我们还进行了实际的调查,就打电话到大陆器官移植中心。”

 

在影片放映结束后 观众表达了对影片制作者以及调查者的敬佩:

“非常佩服这两位,李军先生和汪先生的这部影片,它很有说服力我感觉到。但很可惜的是,在我们国内的应该是没有机会看的。看到的人应该是不大会怀疑它的真实性。那么,所以在此,我想,非常佩服这两位,因为他们肯定是冒着很大风险在做这件事情,他们国内也有亲人、有朋友,我想都会受到牵连。我只想就表示我的尊敬,谢谢。”

 

针对刚才观众提出的在中国大陆看不到该影片的担忧 导演李君先生给予了回应,在中国大陆越来越多的人翻墙来观看此影片,并且已经看过该片的观众在告诉更多人来观看:

“其实这个片子呢现在已经通过各种各样的渠道,在一个网站叫‘网门网’,到昨天为止它的点击量已经到了40万,嗯40万,因为他那个都是国内上来的可以看的到,就是可能有很多人,在默默的传播这个事儿。上次我们在休士顿举办这个片子的首映式的时候,也是有一个非常有正义感的一个朋友,他看了这个片子之后呢,他在两天之内,就给他的将近1000多个微信好友发送了这个片子的链接。他说一定要让大家知道这件事情,他说这个是这个星球上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现场观看影片的蔡先生表达了对影片制作的信服和敬佩的同时,也提出了一个关于追责的问题,这个活摘的罪行到底应该算作谁的责任,到底应该怎么处理:

“首先要像追查国际的各位成员表示致敬,因为他们做了这样一个非常非常不容易的这个记录片。对这样的一个地球上人类从未有过的罪恶的揭露,使中国人民觉悟、觉醒,甚至应该包括海外华人的觉悟、觉醒,具有很重大的意义和作用。致敬。首先介绍一下,我不是那个法轮功的修炼的人士,但是我非常关心法轮功和其他人一样,这个器官被摘除以后的器官买卖,这件事情我是一直很关注的,我是很关心的,因为这个真的是罪恶。那么这个罪恶现在揭发了之后算在谁的头上?这个问题它的重要性那,怎么制止这个事?”

针对观众的提问,汪志远先生做出了回应:

“首先呢,要把这个消息传出去,我们每一个人那,都从自己身边做起,把真相传开。在休士顿那就有一个朋友啊,他在很短的一天中啊,他就给他的朋友啊,发出去了1000多个,就1000多个朋友啊。那你想,这个人传人啊,这个速度很快的。他传1000个人,那1000个人再传1000个人,这个事不得了。”

 

现场嘉宾凌晓辉博士从人性和道德的角度,与现场听众分享观后感言:

“但是这件事情就是告诉我们,告诉我们每一个华人和全世界所有的善良的人民,这个事情为什么发生,是什么样,我们就想过我们该怎么样怎么认识这个世界,怎么去了解这个世界,所以这个实际上是最根本的问题。因为我一直在做这件事情,所以我在想什么呢,就是中国共产党是当今人类最邪恶的一个组织,没有它,这件事情做不成。从中国所有历史以来,有没有这种事情发生过?不会有,没有也不会有。哪有,这是人的东西吗?根本不是。所以这件事情暴露出来,是给人们看到什么?是中国共产党到底是什么,是这样一个意思。所以我是这么认为的,只有你有人性在,你有善良的人性在,因为人士善恶同存的,对吧,你看到这个之后,一定会激发你的恻隐之心。你就会看到这真是邪恶,邪到家了。没有过的呀,地球上哪有啊。所以我觉得这件事情它就是为了说明中共是什么东西。然后我们真正知道以后,我们就会知道中共害人,把中华民族害到什么程度。我原来讲过,就是自从延安整风,就开始对所有的中国人,那个时候叫他们的解放区吧,实际上就是对另一批人洗脑,一直洗到当今,它换着法子洗,改变着各种各样的方法。你看现在它又把孔子搬出来了,它相信孔子吗?它不相信,绝对不相信。它用孔子来装潢自己,行它自己杀人的那一套。

大家知道,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当时希特勒杀了很多德国人和犹太人,把他们关在集中营里用毒气毒死,用火车运出去了,都是几十万几十万的杀。当时也没人相信啊,说他不可能在干那个事情的。那个‘邪恶’的名字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以前学术上没有定过什么叫邪恶,就是那个时候定义的,那就是邪恶。可这个可不一样啊,它(中共)谁都杀啊。”

 

同时,凌晓辉博士也谈到了自己对法轮功的认识:

“我这里我还讲一句,法轮功是什么?法轮功真是想做一个好人。你看看这么长时间,迫害法轮功,18年了,死了多少人,打的摘的什么都有。有没有一个法轮功学员采取暴力行为?这在人类历史上发生不了的呀,不可能有的呀!法轮功别的不说,至少这一点,他就是善的。他不会采取人类中那种极端的手段去对付谁去反抗啊,他展现的就是真、善、忍,就是这个,所以这真是人类社会中的一个道德的中流砥柱啊。因为人失去了真,天天讲假话天天撒谎对吧。失去了善,又是什么情况呢,见了摔倒的老人不敢去扶,你没法去扶,当然还找一大堆理由,这个理由是共产党社会造成的一种文化,我们讲‘共产文化’,就是这样的。人,那更不用说啦,两句话就打起来了。那在这样当中,有这么好的一个信仰的时候,他肯定是对人类社会是百利而无一害的呀!而中国共产党就是要把这批好人杀掉!在这干什么,它就是要把人类整个道德毁掉。大家知道,如果人没有道德,社会真的,朋友没朋友,亲人没亲人的呀,文化革命就是这样的呀。所以它使人类社会整个道德崩溃,人不成人那,所以它真正的就是要把人毁掉。”

观众Michael Lin先生是一位普通的退休人士,他表达了自己观看影片的感受以及自己对《活摘 十年调查》意义的理解,并且指出活摘是对每一个中国人的威胁,如果中国人面对这样的事情无动于衷,继续容忍,那就不是一个有尊严的人,不配活在这个世上:

“我的名字叫Michael Lin,我是一个非常普通的退休人士。刚才我看了这个记录片呢,我就感觉,这个纪录片揭露了中共这个政权把法轮功学员都是用来活摘器官。既然我们花了这么大,汪志远先生花了10年时间组织了一批人,把这个真相给调查清楚了,现在又是由李军先生作为导演把这个片子弄出来了,要向全世界揭露这个罪恶的行当。既然是这样,我们的目的是为了什么?我们不是为了调查而调查,是不是啊,就是要把这个真相向全世界散布到每一个人都能够知道。

还有这个美国众议院做了一个决议,认为这个罪行是一个国家的犯罪行为,是一个国家的罪行。这样的话呢,我自己感觉,如果不把这个政权给解决掉,现在还存在着,就会有很多人不单是法轮功的成员要遭难要给活摘,还有全国中国里面的各行各业的人它把你抓起来以后,如果是有高官有权贵需要这个器官,也可以把你弄到那里去活摘,这是最严重的!就是不管是哪一个人,它只要把你抓起来了,在它需要的时候它可以弄一点罪名,无中生有的,这个事情已经发生了很多,从文革从历次从49年以后,这个过程中有多少冤假错案?那就是给你一个莫须有的罪名,是不是啊?所以啊这么一个调查,接着下来的,就是要它不能够继续的去活摘。如果说我们人都知道了以后,还容忍这样的罪恶产生的根源,还继续下去,我们就不是一个有尊严的人!我们就真的不配活在这个世上!”

 

还有一名在场的观众表达了心中的担忧,担心活摘被彻底揭露以后,中共政权垮台后,中国社会回到战乱的年代,对此李元华教授做出了以下回应:

“我想这可能就是中共一直所做的一件事情,就是从它建政以来呢就是用它的谎言去迷惑大家,迷惑大家什么呢,就是没有它社会就要乱,所以大家就已经认同了它这种。实际上大家知道,这么一个恶魔,它早一天结束你应该早一天欢庆,那个时候自有社会的精英来承担这种(责任)。

回放我们五千年,任何一个暴君,他的死亡都代表着一个新的盛世的开始。这个不用大家去担心这个问题。只有共产党它是一直在用一个谎言,想什么呢,就是说没有它这个社会就要乱。它让你呢就是说,我还坏,但我坏呢我在这台上这社会才安定。安定什么?所有一切罪恶的根源就是因为共产党的存在,一切罪恶的根源在于共产党的存在,中国人民的苦难在于共产党的存在。中国人民历史上死的那些,就中共建政和建政之前,中国死亡的那些百姓,实际上他们那种冤,如果要真正申的话那是共产党倒台,所以那个是一个普天同庆的一个好事情。所以不必去担心这个事情,大家只能是说欢庆那一天的到来。要欢庆那一天的到来,就是让我们所有的中国抛弃中共给我们的那一套思维逻辑——它没了这个国家会乱。它没了这个国家会更好,它在任一天我们就会多一天的灾难,所以要让中共尽快解体就是要让世人知道它所做的一切恶事。所以中共现政权为什么羞羞答答不敢去承认这件事情?它也知道,这件事情如果曝光,它马上这个国家它就要丧失。所以它对自己的政权还有所留恋,所以它呢,把劳教制度解了,把那些所谓的贪官给抓起来了,一步一步在做,但是它不愿意迈出最关键的一步。最关键的一步在于哪?在于全中国民众的觉醒,了解真相之后的觉醒,抛弃中共。那个时候,它想做和不想做是一个结果,那个时候是真正中国的一个希望的到来。所以我想这位朋友,我们应该说共同的去盼望那一天早日到来,不用去担心。”

 

现场有一位观众杨先生观看纪录片后情绪十分激动,表达了自己对纪录片的质疑,不相信这是整个国家的犯罪,他认为 如果这一切是真的,这使得整个中华民族背负了罪恶邪恶的罪名,他不能够接受这件事情,所以他质疑活摘的真实性:

“但是我质疑这个事儿,为什么呢,所有的这些精英呢都从事这种工作,这种工作是很难某一个小的部位能够做到的。他说这是全国在犯罪,从党、政、军、政法,是不是,那等于我们整个民族都背负着罪恶邪恶的民族的这么一个名,你相信你我是这样的人么?所以我质疑这个事儿,这是我个人的看法。”

在场的李元华教授做出了回应:

“你混淆了一个概念,共产党干的事情跟我们这个民族是没有关系的,跟我们在座的正直的百姓是没有关系的,谁作恶谁承担。那国家犯罪、集体犯罪,他肯定有承担人,谁是那个头谁来承担,是不是这个道理?所以这个不能因为说党、政、军参与了,那么党、政、军谁参与了,去做的坏事他必然要承担。就跟当年希特勒一样,他下达命令去屠杀,那到今天,二战的战犯不管你是80岁90多岁,那依然要遭到人民的审判。所以这个也正告提醒那些继续执行中共残杀自己民族、这个百姓的这个活摘器官,还在进行行恶的人,他要反省,他以后怎么办?他的出路在哪?你今天可能是为几万块钱去活摘一个人的器官,那么以后你怎么去承担你今天做的这个恶?你用什么来偿还?所以这个也是让大家把真相广传之后,甚至有些人在继续做的时候,他也要看到那些全面的罪恶的时候,他自己也要反省他的出路在哪。”

 

退休人士Michael Lin在互动结束之前,一定要再次发言,他说道:

“我觉得这次美国做的那个众议院的决议,等于法院里面下了判决书,但是现在呢就是要服刑的问题,这是第一。第二个,我曾经知道这个江泽民是把这个法轮功这个组织是定为邪教组织,可是法轮功成员就是和平的进行炼功,就算是抗争也是和平的抗争。但是呢,这个活摘器官,是由中共的政权,通过它的国家的机器来运转的。中共政权它是一个组织吧,那么说江鬼,这样比较起来,你们说哪一个是邪教组织,是不是?如果是邪教组织,应不应该把它弄掉?”

 

互动环节临近结束前,汪志远先生表示,真相很会就会大白:

“我要补充一点,我要补充一点什么呢,就是啊,这件事情看来很快要被揭开了,真相要大白了,共产党马上要完了。不管它愿意不愿意,这必然是历史的必然。”

 

本次《活摘 十年调查》在悉尼的首映式圆满结束,整个首映式现场气氛活跃,观众参与度很高。许多观众意犹未尽,在首映式结束后迟迟没有离场,跟现场嘉宾进行了近距离的互动。

首映式结束后,本台记者采访了主办方Linda张女士,她向我们讲述了本次在悉尼举办首映式的原因:

“活摘十年这个电影,它是专门针对华人的。你应该知道,之前已经有几个英文的关于活体摘取器官的电影已经先后出来了。对于西方人了解中共在10几年里面,主要对于法轮功学员活体摘取器官的罪行,了解起来比较方便。但是有很多在悉尼的华人,他的英语受到限制,不能通过这些英语的影片很清晰的了解这些事情。那么,当这个《活摘 十年调查》影片出来以后,影片的制作人就建议我们这边可以向华人推荐这个影片,试试看能不能做一个首映式。”

同时,Linda张女士还向本台记者讲述了本次首映式的意义:

“2006年活摘的事情曝光,到现在已经是11年了。而很多的人根本就不相信,更多人呢他也不清楚。在这种情况下,有了这样的影片,而且这个影片是根据了华人的特点,思维特点,它运用这种方式最大限度的符合了华人的思维来展现国际调查10年的成果,然后能够从最好的角度展示这些东西,让人相信这是真正的在发生着。对于我们来讲,我们是义不容辞,有这个责任让悉尼的华人,让社会看到这个影片。”

在采访的最后,主办方Linda张女士表示,这次仅仅是一个开始,在以后的时间里,他们还会举办类似的活动。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明诗、李正行采访报道

(最好把观看方式写下:目前成片可以在该影片官网www.harvestedalive.com和“追查国际”官网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69046以及Youtube观看、下载)

 

 


繁简转换

悉尼天气

giweather wordpress widg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