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set up your API key!

希望之声澳洲生活台

Blog

 Breaking News

【杰森访谈】百年老字号企业凋零 谁把中国人折腾了一把?

四月 17
20:23 2017

听众朋友,您好!您现在收听的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杰森访谈】节目,我是静汝。

中国制造为什么廉价一直都是人们谈论的热门话题,之前有不少人认为廉价是因为中国的劳动力便宜,但目前随着中国人口老化的加剧,劳动力成本有所增加,似乎劳动力便宜的优势已经成为过去,也有人认为是因为中国的产品不是来自创新,仿造品居多,所以在中国山寨版泛滥,还有一些业内人士则认为中国制造业其实是加工业,也就是说中国缺乏自己的品牌产品,那么号称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为什么能拿得出的像样品牌产品却寥寥无几?在今天的【杰森访谈】节目里,我们就请旅美经济评论专家杰森博士来围绕最近被多个网站转载的题为<日本人眼中的中国制造>一文来谈谈这个话题。

主持人:杰森,您好!最近在网上看到一篇题为<日本人眼中的中国制造>的文章。这篇文章提出的一些观点其实令人深思,您怎么看这篇文章的观点?

杰森:我觉得这个文意其实写的非常不错,当然从一个日本人眼中看中国制造和中国企业,但是谈到的问题确确实实是中国目前不简简单单是一个企业的问题,甚至会涵盖中国整个产业升级换代的问题,甚至会涵盖中国整个的全民文化或者说整个社会状态问题,不光是经济层面的问题,他涉及的问题,甚至包括国民性,包括一些很根本的这种中国人整体非经济因素的很多问题,所以这篇文章其实谈到了很多值得中国人思考的问题。

记者:这篇文章一开始就提到:和日本相比,中国企业死得太快……

杰森:在这一点上我到觉得值得商榷的地方,可能你不能简单去分析说有多少小企业,寿命是多少,因为在一个经济上升的大环境里头,本身来说新企业产生的多,而且社会不规范,企业也就死的多。

我到觉得另外一个数据更能说明问题,他说了现在有一百五十年历史的企业,日本有多少,日本有二万一千六十六家,中国硬是要算的话,六必居,张小泉剪刀等等,这样算是五家,这个算是一个核心的观点。为什么日本也经历战乱,也经历很多政权的纷争,但是他却有将近二万二千家企业有一百五十年,而中国只有五家。

你不能用简简单单的一个战乱纷争来说,因为一百五十年日本也是改朝换代了,日本也经历了二战,日本甚至战败了,这个过程中也是千变万化的,所以国家历史纷争不能是一个原因。

中国在历史上其实有很多很多品牌的老企业,现在留下来企业,当然当时也都是老牌子,这些企业后来死的最快、最多是中共执政以后,断崖式大批死亡。当然日本效彷西洋,建立西洋企业,这个时间比中国早一些。中国的话,1911年可能清朝结束,清朝之前有一些戊戌变法,有一些追求新科技的方法可能会被制约,但是清朝以后,整个五四运动各方面带来的,中国事实上有大量的新的企业产生,我印象很深的当时不管是最简单的,什么一些纺织业,一些日用品,包括火柴,其他一些企业,确确实实像雨后春笋一样在中国出现了,这些企业基本上在战乱的纷争中,很多也在维持,但是几乎这些企业在中共执政以后,清一色的被斩断了。

中共执政以后,第一个搞的就是所谓公司合营,或者把资本家的企业抢过来,抢过来后,这个企业很快变成了共产党的企业,但是共产党的企业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头,基本上是人浮于事,而且中共执政以后运动不断,整个文革十几年不干活,就是批斗,搞政治运动,很多企业基本上属于要么死掉,要么根本不能真正的满足市场,谈不上创新、研发,基本上没有。我印象很深的是我的父母当时在一个很小的国营企业,比如我母亲在一个是生产火柴的火柴厂,火柴经常着火,企业管理一塌煳涂,每一、两年就要烧死几个人,几乎烧死人不断,而且企业总是亏损。很多老工人,中共执政之前是给企业老板做,那些老工人其实很怀念当时的私人老板,老板对他们非常尊重,整个企业管理的井井有条,整个经济效益非常好。后来共产党执政拿了企业后,整个管理非常混乱,危险不得了,其实这是一个很小很小的缩影。实际上很多很多企业,你都可以看到就是这样的模式。当时要么是国民党执政过程中的一个企业,要么是私人的小企业,最后全被中共要么是掠夺,要么是公私合营,最后这些企业基本上在中共计划经济的模式下,几乎全都死掉了。因为企业如果不针对市场,不断的寻求新的产品,不做积极的研发,根本不可能在目前这种社会里头存活很久。

所以很多时候你可以看到中国的老企业,实际上是中共执政以后那种计划经济的模式,杀掉了很多很多的老企业,这就是我们可以直接解释为什么同样经历纷争战火的二个国家,很小很小的日本有二万多家一百多年的企业,而中国这么大的国家,现在只剩五家,而这五家其实也是所谓的,因为六必居,张小泉等这些已经不是当年的六比居、张小泉,也是中共变了味的,只是挂了个牌子而已。直接原因就是中共,中共把中国人折腾了一把,把一个按正常市场运行的社会完全打乱,搞一个所谓的计划经济,把中国人从四九年一直折腾到所谓中共自己的改革开放,整整折腾中国人四、五十年,从技术到经济彻头彻尾的一个断层,后来其实都是从头做起的。

记者:那您认为目前中国的企业,也就是您提到的中共的所谓改革开放以后,问题出在哪?和日本有什么不同?

杰森:其实文章后来也谈到,为什么中日差距越来越大,为什么中国人对技术和日本人的技术理解是完全不一样的,而且中国人为什么有时候对速度过于追求,另外对规则,为什么中国人和日本人完全理解不一样,所谓游戏规则,制作规则这些问题。我觉得谈的非常中肯,这篇文章最核心的问题就是为什么这么大的国家,经济总量已经是世界第二,但是确没有那么几个让世界人由衷的敬佩的品牌。

像台湾,小小一个台湾,他的晶片制造业,比如有一个叫做TSMC台湾半导体制造公司之类的,短短几年里现在的市值已经跟英特尔一样,同时几乎包揽所有像苹果这样子的大企业的特殊晶片的生产,而他生产的晶片可以跟三星媲美,甚至很多时候他晶片质量性能同样用在手机上,要超过三星,他用他的技术,抢占了世界做晶片加工的行业。同样是中国人,中国大陆这边完全达不到这样子的效果。另外像台湾宏基计算机的品牌,中国始终造不出自己的品牌,联想一直在国际上一直推不出来,直到花了钱把IBM计算机部门买下来以后,才勉强在国际占一席地位,其实是买下来的,买到IBM的一席地位,为什么同样是中国人,我们不说日本民族性比较精细,比较追求完美,中国人是不是就比较粗细条一点,其实不是。

台湾人跟大陆人几乎是同根同祖,核心问题是啥?国民浮躁的问题,文化底蕴的问题。台湾人从某种程度上讲,机会比大陆少,因为大陆本身有最大的市场,跟很多企业有保护的环境下可以让他迅速成长,比如说通讯业华为,就是靠中国大市场,在这个大市场的保护下,把华为发展起来了,但是发展起来以后,它并不是让世界尊重的通讯企业,很多人觉得他还是在拷贝,模彷别人,做复制一样的东西,他并不是像CSCO或者其他的一些公司,不断的创新这个领域。他的主要市场在非洲,或者阿拉伯,阿富汗相对来说,发展比较低端的,靠价格,靠其他东西来博取,中国事实上就是靠价格在国际市场上博取市场地位的,不是靠自己的品牌和自己真正的素质,自己的质量。核心归到底就是刚才我们反复说的,实际上是浮躁的问题。

中国人从某种程度上讲,做生意总爱打快拳,总是想我迅速把你的技术,学到以后,我迅速生产产品,质量比你差一点,但是比你便宜很多很多,把利润压的很薄,把整个市场冲击的一塌煳涂,这其实对整个市场都是一个非常大的负面影响。

中国人形成这样子的整体的运作方式以后,对自身伤害也很大,没有人去静下心来搞创新,因为创新多累啊,我模彷多快呀,你有技术我买二个,拿过来就学,几个月后我就可以开放生产。创新投入成千上万、多少亿,都不一定能出个结果,所以说中国人基本上都是山寨,都是模彷,结果是啥?其实中国,真正让人惊艳的东西非常非常少,而且还有一个,就是有的时候,中国制造出来让人觉得很好玩的东西,国际想要,但是因为中国人不精细,不真正打这个品牌,把这个东西做精做专,最后这个事情也不了了之。

我印象很深的就是前年圣诞节,当时网上很火很火来自大陆的就是二个轮子,人站在上面自己可以保持平衡,滑来滑去的滑板,很多孩子特别喜欢那个东西,因为价钱也就一百来块钱,但是很快出事,很多时候电池着火,电池爆炸,你去看的时候,没有一个东西印有真正的品牌,最后整个产业因为这种负面的报导,完全消失掉,没有了,没有人愿意再敢买这个,因为大家都是看到是没有品牌的东西,而且出了责任之后,没有地方去找任何人的原因,也没有人去研发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然后回应这个事情,最后其实是一个非常非常有希望,有潜力的技术,如果说有一个企业能打出一个品牌,能保证不会出这样子的事情,电池各方面做一个保证,事实上是一个非常非常可以活起来的技术,每一个人看到的都是中国制造,没有品牌,很便宜,但是很容易着火,大家最后把整个产品都放弃了。

我当时感觉到非常非常可惜,难道没有一个企业能静下心来把这个东西打成一个品牌吗,当时苹果史蒂芬.贾伯斯回到苹果,让苹果第一个扭亏为盈,扭转整个苹果当时颓废的状态,是靠啥,是靠一个音乐播放器,就是mp3 player,很小很小一个东西,其实当时mp3 player已经充实了市场,各企业都生产,中国便宜到五、十块钱都能买一个mp3 player,当时中国制造的东西,但是史蒂芬.贾伯斯认真去做,居然一个mp3 player卖五到六十,抢着买,最后把苹果再次带活到潮流的顶端,随着mp3 player,很快iPhone出了iPad,一系列这样的东西把整个苹果现在变成世界上市值最大的企业。

中国人就不能静下心来做产品,就不能静下心来做品牌,很多时候一做就想赚很多,文章特意提到,很多企业不是他发展不快,不是说他初期产品不好,很多企业只要一开始做,在这个领域稍微做一下子,他很快就开始跨足到其他企业,你可以看中国的任何一个企业,不管做互联网搜索,还是做网上的电商,很快都会跑到网上金融去,有些国营企业,不管做钢铁的,还是做火车的,很快都去搞房地产去。为什么日本的企业他能搞一百多年,他就围着一个东西去做,一个螺丝,一个轴承,就那个螺丝,就那个轴承,他能让整个全世界去买他的,他就做那一个事情,但是企业一直长期活下去。

记者:那您对中国制造是怎么看的?

杰森:我的觉得就是中国制造是一个负资产,中国人很自豪说,中国是全世界都买我们中国的东西,那是因为中国的东西便宜,是靠便宜在打市场,但是用便宜打市场永远永远都不可持续,因为中国不是个资源丰富的国家,而这个过程中,中国已经被污染的一塌煳涂,你不能在按这样的模式走下去了。便宜一定是大量的浪费,但是你用这样的方式去打市场,你利润又低,最落得是一个负资产,因为大家都知道,中国制造一定是便宜。

在一个东西上打上一个日本制造,德国制造,大家会在价钱上无形中加一些值,你在品牌上打一个中国制造,大家得减一个值,所以我说中国制造是一个负资产。未来为了扭转中国制造这样的概念,你都得走很长很长的路,才能扭转人家对你便宜的概念。

韩国走出一条路,十几年前韩国车的质量非常差,一辆车九千块钱没有人买,但是韩国硬是咬着牙,像Hyundai,他的质量已经更新到一定的程度,但是人们对他心目中的概念还存在,质量已经非常好,但是大家还是觉得他的车子不行,最后他推出说,十六万公里之内,任何地方坏了我都给你免费修,这是不可思议的保证,但是就因为这个保证,让有的人开始试韩国车,最后韩国车的品牌,最后开始在美国确立起来,这几年韩国车的品牌,基本上有点赶上日本Honda的那种概念,但是这个过程是十年的努力,中国连第一步还没有走到,中国的车连进入美国的机会还没有,所有些事情,你看到中国事情做的很大,但是做的很烂。

记者:您认为这个问题应该怎么解决呢?

杰森:这个问题解决起来实在是太难了,因为现在中共制造出来整体的社会文化,这是一个核心,这是一个中国致命发展不起来的问题。南方制造业开始萎缩,很多南方的官员说,好事,这叫腾龙换鸟,我不想要这些烂烂的制造业,但是如果你没有一个像样的品牌,你不能围绕着技术把这个事情做精了,就像我刚才说的装的双轮踩踏车,是多么好的想法,很受欢迎的产品,但是就是因为一点技术的问题,没有任何品牌敢去做这个事情,最后这个事情就黄掉了。

我自己看到,全民浮躁的状态事实上直接跟中共治国这种基本文化氛围有关,中共在治国的过程中,把人文理念的东西放在一边,单纯以所谓的数字,它自己叫GDP,对企业用税收,用产值,用利润这种单纯的数字来展现,用这样子的方式来评价一个企业的成功,评价个人的成功,最终把企业带上这种完全急功近利的道路上。

而且中共一个支柱企业房地产,这个房地产现象,我一直把它叫做中国整个产业花园中的一个毒花,毁了中国几乎所有的产业模式,因为任何一个企业,不管怎么辛苦的赚钱,都不如房地产赚钱。多少温州的小企业,赚了钱就开始倒房子,很多大家讲的故事都是真实发生的。一个人北京做企业做了十几年,最后亏的一塌煳涂,没有办法,把他北京两办公室卖了,赚了几千万回去了,很多企业亏损的股市都要挂牌了,北京卖二栋房子,卖一千多万,扭亏为盈,市场上继续上市。在这样的情况下,就是房地产这个导向把中国整个实体企业掏空,因为房地产因经济发展的膨胀式过快发展,中共印钞的方式,各种社会导向,使得很多时候中国人没有心静下来,塌塌实实做研究、做创新。中国人很多时候叫做创意,事实上在呼悠,中国人叫呼悠,房地产讲这个概念,那个概念,产品讲这个概念,那个概念,最终都是虚的。实实在在的在国际上一拼争,完全都是破绽百出的,这就是为什么很多所谓的中国国际几百强,全都是被国家保护起来的垄断的大企业,象中国石油、中国石化、电信等等,无竞争的国家保护的大企业。

像台湾这样自然生长起来,民间生长起来,靠自己的技术完全没有。没有任何借口,没有任何理由,同样是中国人,唯一台湾和大陆不同,就是执政党的不一样。

文化氛围事实上是由执政党一手创造出来的,执政党的政策加上整个全民的文化氛围,使得中国企业始终不能真正地迅速在国际上制造出来让人敬佩的品牌,创造出来持续的高利润,这都是核心的问题。所以归根结底,我还是觉得,目前中共治国的方式,历史上他害了很多很多传统的老企业,现在害了整个中国社会不断创新这样的大环境,大土壤。中国如果不改变,整个完全全民依赖房地产,全民往金融上走等等这样务虚的经济发展模式,改变不了中国一般老百姓这种迅速赚钱,打快拳,赚完就跑,赚完就走,没有更多的职业理念,更大的市场目标这样的方式。

日本企业为什么能做一百多年呢,他把企业当家做,他把员工当家人,中国很多很多企业,把人工当作奴隶,做完就跑,赚不了钱,关了门就逃,你可以看到,其实是互相害人,害到最后,使全中国人背上了中国制造这样的负资产,没有任何一个产品,就是你做的很好,你还得降价,比别人便宜很多去卖,这个得经过多少年才能扭转,我真不知道。

记者:您是说中国人为赚钱而开企业,而日本人做企业是一种生活方式,是职业理念的不同?

杰森:有这样的概念在里头,其实很多时候,中国人开一个店,脑子立刻想的是我立马要发多少,赚多少,你到欧洲、到日本,你会看到,他们是把它当做他的生活方式,这就是他的生活,也不是是我立刻就要爆富起来,爆发起来,但是他认真的对待每一个客户,这个过程其实就是体现出人文素质的概念。

中国人,人人都想立刻爆发,立刻爆富,这种状态互相在伤害。这个状态当然也因为确确实实中国现在生存的压力实在太大,整个房地产,北京上海、各个地方房产那个贵的程度,小孩子上学,各种费用贵的程度,使得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实在太缺钱,而且整个社会物质化的导向,加上精神层面的空虚。

很多很多问题,你仔细想一想,冰冻三尺不是一日之寒,中国到目前这个状态不是一日之寒,但是你怎么看都觉得,好像有中共的手在促使这个事情,往这个方向走。因为你想想,到底是谁把所有中国精神的东西打掉,当然是中共喽,从过去的文化大革命,到后来对其他有信仰的各个团体,只要不听他话,他都是要打压,精神层面的东西是中共自己打掉的,另外对于物质追求这方面,那也不都是中共自己搞的吗?所有东西都收费,医院、整个医疗体系,国家卸包袱,向老百姓收费,教育向老百姓收费,房屋给老百姓收费,一切一切的东西都是奔着收费去的,你把所有老百姓都压着去挣钱,其实结果,每个人把钱当成神一样的赚,这就是为什么我说,任何一个这样的社会问题,归根结底都看到,背后有中共这只手。

听众朋友,今天的【杰森访谈】节目就到这里,我是静汝,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繁简转换

悉尼天气

giweather wordpress widg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