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set up your API key!

希望之声澳洲生活台

Blog

落马官员留千亿烂尾工程专家:老百姓买单

八月 11
18:38 2017

河南在2012年全面启动建“造城”规划,如今遍地烂尾楼,损失至少600多亿。图为南阳市卧龙区小陈庄烂尾的别墅群。*

 

近年来大量贪腐官员落马后留下巨大负资产——烂尾楼,该问题引发社会关注。有专家表示,烂尾楼反映出中国金融系统存在着巨大漏洞,而最终这个漏洞是由老百姓买单;有评论指出,在独裁体制下,权力得不到约束必然会造成这种恶果。

陆媒《财经》8月7日报导,在盘点一批落马贪官遗留下的11个典型烂尾项目中,大部分计划投资金额均超过10亿元(人民币,下同)报导,有的甚至达180亿元,这些大规模工程用于主政者彰显政绩,而且由主政官员利用公权力“强力推进”。同时存在大量的征地和拆迁,还伴随着腐败和官商勾结。

淮南市委原书记杨振超、淮南市原市长曹勇在任时力推、预计投资60亿元的明星工程--安徽省淮南市山南新区神州欢乐园,已停工三年。而预计投资18亿元的淮南奥林匹克公园,则是另一个知名的烂尾工程。

山西太原市委书记申维辰主政后,与万达合作的龙潭片区旧城改造工程“一号工程”,2014年,由于申维辰的落马,就处于烂尾状态。而拆迁使一千多户家庭承担着高昂的租房成本艰难度日。

欲投资30亿的湖南益阳中心城区最大的商业地产“香港城”,随着益阳市委原书记马勇2015年5月落马,该项目面临困境。

南京180亿元、2012年上马的治水工程“雨污分流”原计划2014年竣工,随着市长季建业2013年10月被查而搁浅。至今,南京全城也未实现全部排污、排涝的目的。

江苏国家一级建造师黄根宝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项目烂尾的重要原因之一,是上马之初就未经充分论证,很多一号工程是一把手的个人意志决定的。“谁主政谁说了算,有很多烂尾的项目,往往领导一拍脑袋就形成决策,继任者往往就不认账了,他又另搞一套了。而中共官员调动也是比较频繁。不像西方国家有任期制。”

黄根宝说,在国内,专家论证也是走过场,只要是领导认可决定了的,专家就走过场,他们也不需要负责,有些专家也不是真正的专家。

而针对落马官员留下的这些大型政绩工程,很多继任者上台后不愿意接管,而更愿意启动新项目,黄根宝说:“他也不是不管,他就是被动的。这个决策本身不是经过严格论证的,所以有些项目怎么都出不了效益,所以就荒废了。要真是有利益的话,他也会继续做下去的。”

黄根宝表示,当前中国不仅仅是烂尾楼的问题,所有一切问题的根源就是这个专制制度造成的,由于权力没有约束,决策的随意性,又没有问责一系列制度保障,今后不可避免还会出现“先用几个亿建,再花几个亿拆”的现象。

官员落马后遗留的烂尾工程现象全国常见。《财经》报导说,不少开发商与落马官员是权钱交易的利益共同体。项目在主政官员推动下,在上马初期就涉嫌诸多违规问题,开发商却能成功从银行贷款。而一旦主政官员落马,银行就不再承担高风险续贷。资金链随之断裂,工程停滞。

《财经》报导,整理的贪官留下的8个烂尾项目涉及的账面金额达到650多亿元。而近年来全部落马官员留下的烂尾项目直接账面金额加总,已超过千亿元量级。

民间独立经济学者许世鑫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中国的房地产商都是搞金融的,拿房地产去找银行套现,而且和银行的贷款也是靠关系。“别以为房地产商买地会花很多的钱,那些钱也是变相从银行贷的,大不了就不还了,把地扔给银行,烂尾就烂尾。”

许世鑫说,出现烂尾楼原因很多,最主要的一个原因是资金链的断裂,这背后就牵扯到开发商、银行及地方政府之间的关系,而资金链的断裂一定不是因为地产商自己的原因,是因为地方政府的问题,“就是说地方政府承诺他土地的金额,或各方面的钱,土地都办不下来,他从银行拿不到贷款,这个游戏就不玩了,不玩了,房子就放在那儿了。”

许世鑫说,烂尾楼表面上是开发商违约了,但是地方政府是有责任的,他们是一个利益共同体,而责任人就是这个项目拍板的领导。

许世鑫表示,目前中共解决烂尾楼的办法一个是掩盖,或者是找人接盘,换个开发商从新来接,地方政府从新谈条件。

许世鑫指出,深层次的问题是金融体系的问题,“烂尾楼其实就是金融体系的漏洞,这个漏洞还是国家买单,国家买单的结果就是造成坏帐,而国家冲抵坏帐的方式就是再发行货币,从今年6月份已经开始了,央行在不停地放水,超发货币来掩盖这些问题,而最后还是全体老百姓买单。”

(來源:阿波羅網)


繁简转换

悉尼天气

giweather wordpress widg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