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set up your API key!

希望之声澳洲生活台

Blog

教育智囊机构称高考排名-ATAR系统已过时

三月 23
11:52 2018

一教育智囊机构表示,澳洲衡量大学入学标准的ATAR(大学入学排名积分)系统已经过时。(Fotolia)

四分之三的大学生录取都不依赖于高考排名,一教育智囊机构表示,澳洲衡量大学入学标准的ATAR(大学入学排名积分)系统已经过时。一些中学生不惜选择较低水平的课程以获得高分ATAR排名。该机构呼吁对ATAR系统进行彻底改革。

据澳洲广播公司报导,维州教育智囊机构米切尔研究所(Mitchell Institute)在一份新报告中,对ATAR系统的相关问题提出了质疑。

研究发现,近年来,大学招生在衡量学生能力方面一直在脱离ATAR系统,衹有四分之一的本科生是根据ATAR排名录取的。相反,大学越来越侧重能力测试、面试、成绩组合、试考、过桥课程、论文和奖励分计划,以确定学生是否适合某一课程。

报告发现,自2016年以来,有131,555名学生没有经过典型的ATAR申请过程,比之前增加了9.1%。这包括中学生和成年学生。

米切尔研究所确认,ATAR制度扭曲了学校和学生的表现,歧视低收入家庭的学生,而不是评定学生的实际能力,从本质上真正反映他们的实际排名位置。

作为全国学生成绩评定卡的ATAR系统于2010年使用,旨在让各大学的录取更加公平。

但2016年,仅四分之一的学生是通过ATAR积分进入大学的,74%的本科生都是通过非ATAR积分的评估——能力测试、专业考试、成熟度评估、面试,甚至学校校长的推荐入学的。而2014年通过ATAR积分进入大学的占三分之一。

米切尔研究所表示,ATAR排名已经产生了一系列意想不到的影响,现在已成了教育改革的障碍。

米切尔研究所主任奥康诺尔(Megan O’Connell)认为,尽管大学有一个综合的选择标准是好的,但ATAR已经造成了压倒性的影响,扰乱了学校层面的决策。

“学校用ATAR的积分结果来推销自己。它缩小了学生在最后几年的选择,因为这些选择是根据他们将获得的ATAR积分而制定的,它的面太窄。这意味着学生们的学习不够广泛。”

奥康诺尔表示,在学校层面,ATAR已经将学生们的学习选择扭曲得太久了。“我们看到学生们选择或不选择某些科目,是因为这可能会减少他们的ATAR积分,”她说。

报告称,2001-2015年,选择较低水平数学课程、以获得更高分数和ATAR积分的新州学生增加了9%。

奥康诺尔说,有三分之二的中学毕业生仍在使用ATAR系统,但这一趋势也在下降。她认为是对ATAR是否已经过时进行全国性讨论的时候了。“ATAR确实有它的作用,而且建立有着良好理由,”她说,“但是,我们是否有办法修改ATAR,或者考虑从中学教育到高等教育的平稳过渡?”

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学学额的按需分配,也使ATAR系统的使用受损。

在政策的变化下,政府是按学生的人数提供经费,这意味着大学的名额没有上限。奥康诺尔说:“现在不需要限制大学招生名额,使得各大学正以不同的方式挑选学生。”

但新州中学校长协会认为ATAR仍有存在的必要,该协会主席普雷斯兰德( Chris Presland)说,ATAR在某些方面是有用的。“ATAR是一种快速、廉价和低水平的评估学生能力的方式。”

但他不认为废除ATAR会影响学生的中学学业,“有许多不希望得到ATAR积分的学生,仍然很认真地对待他们的高中毕业证书(HSC),因为那是他们以后的文凭,”他说,“我们已经知道了一段时间,ATAR不仅不是大多数学生进入大学的主要途径,而且它也不是一个预言大学成绩的特别可靠的方法。”

格拉坦研究所(Grattan Institute)高等教育项目主任诺顿(Andrew Norton)认为大学可能会通过非ATAR评估降低入学门槛而录取更多的学生。他认为ATAR是有用的,因为能使既聪明又勤奋的学生脱颖而出。“我们不想放弃ATAR,因为这是一个有用的预测工具。”

来源:The Epoch Times

责任编辑:简沐


澳洲希望之声携手福利宣传视频

繁简转换

悉尼天气

giweather wordpress widget
2018年三月
« 2月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2017年12月17日 悉尼Eastwood听众见面

2016年12月21日 悉尼BURWOOD听众见面